<tbody id="ujzq2"></tbody>

      <dd id="ujzq2"></dd>

      [ 最新統計:本站共有228個主題分類,269個待審站點,共收錄3702個站點 ]當前位置:中國校園網 » 文章詳細 訂閱RssFeed

      "我媽來家住兩天,你憑什么不伺候?"丈夫這句話惹怒整個朋友圈!

      來源:閱讀全部 瀏覽:1157次 時間:2019-09-17 所屬分類:娛樂資訊

      第一章

      再次遇到江景程,是在五年以后。

      周姿在豐城電視臺主持一檔節目—《商界》,本來這檔節目起來的時候名不見經傳,落到剛剛分來的周姿手中,風生水起,連續兩年被評為五星級節目,周姿的聲名也如日中天,又是二十五歲如花似玉的年齡。

      不過臺長大人知道,周姿的簡歷上,婚姻狀況寫的是“離異”。

      這事兒,臺長誰也沒告訴,天知地知,他知周姿知,他沒有問過周姿這事兒,加上現在,周姿風靡全城的“偶像”形象,告訴別人“離異”的事情,等于拉低節目的收視。

      “周姿,聽說了沒有,這次臺長請了一個聲名赫赫的大人物,對大家都保密,好像要上你的商界節目?!迸赃叺淖蟮χ茏税素?。

      “上我節目的,哪個不聲名赫赫?”周姿不在意地反問。

      臺長請了一個神秘人物這事兒,她聽說了,頂多就是什么重量級的大鱷,豐城最有名的新能源汽車大亨曾晉都請她吃過飯。

      所以,一般的人物,是真的入不了周姿的眼,甚至都掀不起一點點波瀾。

      左丹回到自己的座位上。

      周姿繼續看材料,一邊看一邊轉筆。

      不小心,筆轉到了地上,彎身去撿的時候,看到身后兩雙皮鞋走了過來。

      走在前面的一個人,皮鞋锃亮,腳步很快,意氣風發的模樣。

      后面的人,鞋子一看就知道——臺長。

      兩個人的腳步很快走到了周姿身邊,走在頭里的那個人彎腰,撿起了周姿的筆,不動聲色地放在了她的辦公桌上,繼續往前走,等到周姿抬起腰來,他已經走過去了。

      只能看到一個挺拔的背影。

      “江總,就是這里,您走過了?!迸_長站在周姿的辦公桌前。

      前面的“江總”回頭,露出了顛倒眾生的笑,“哦,是么?頭一回來,不知道?!?

      “周姿,給你介紹一下。江總,江氏集團的總裁,剛剛落戶我們豐城,市長和省長親自剪彩,一下子拉動了豐城的GDP,對了,江氏集團的總部在江城?!迸_長眼里冒光地對著周姿介紹,“江總是《商界》下一期的嘉賓,你今天給江總看一下采訪大綱,讓江總看看哪些問題該問,哪些不該問?!?

      周姿目光一直盯著“江總”,錯愕驚訝,五年前的時光在她眼前倏然而過。

      不過這份錯愕很快被她隱藏在了眼神里。

      “江總,您好!”周姿抬起手來,和“江總”握手。

      江總的手觸到周姿的,周姿本能地瑟縮了一下,他的手非常溫熱。

      “周小姐久仰!”江總對周姿說。

      周姿也露出一絲職業化的笑容。

      兩個人來到了會議室,分坐在會議室的兩邊。

      剛剛落座,周姿的手機就響起來,她把采訪大綱遞給江總,說到,“抱歉,我還沒來得及關手機!江總,您先看采訪大綱?!?

      說完,她就把手機拿過來,準備關機,關機以前看了一眼,是著名的血液內科專家簡遠東發來的:我知道得白血病的孩子不是周小姐哥哥的,孩子是周小姐的,因為牽扯到骨髓移植,我必須知道孩子的親人有哪些,哪些骨髓能夠匹配得上,如果周小姐不實言相告的話,我恐怕幫不了你!

      周姿心里特別亂,之前一直告訴簡醫生,孩子是哥哥的,現在恐怕得如實相告了。但是一想到婉婉要進行骨髓移植,心就絞痛得難受。

      那么小的孩子,得疼成什么樣?她才四歲。

      想想,她的眼里就慢慢地霧氣朦朧。

      她靠在后面的椅背上,眼瞼低垂。

      對面的江總看完了采訪大綱,把幾十頁的紙放在了桌子上,饒有興趣地抱著雙臂,審視周姿,周姿完全沉浸在自己的情緒里,沒有注意到。

      “怎么?我又讓周小姐哭了嗎?”良久以后,江總說到。

      第二章

      周姿回過神來,把眼淚逼了回去。

      長久以后,周姿才后知后覺出這個“又”字來。

      腦中回憶起他第一次讓她哭的情形。

      新婚第一次,江景程側靠在床上,看著周姿,接著挑起她的下巴,笑著說了一句,“我讓你哭了嗎?”

      他的眼睛,總是深不見底,那笑,也讓周姿看不懂。

      ……

      江總已經把采訪大綱彈回了周姿的面前。

      周姿瞄了一眼采訪大綱內容,這份采訪大綱是模版,所有人都適用。

      和很熟悉的人是做不了采訪的,周姿現在有了深切的體會。

      很多的內容,不采訪她也知道:江景程,著名的商業大亨,主做電纜,業務涉及到電子商務,投資,在江城時就已經聞名了整個北方,現在他在南方豐城開了分部,還是同一個目的——賺錢。

      什么賺錢做什么,除了違法亂紀的,他都做,這是他親口說的。

      新能源巨鱷曾晉,在他面前,一個回合都走不下來。

      江景程,城府極深。

      江景程的簡歷她背得出來:虛歲三十,九月二十九日生日,耶魯大學畢業。

      當年北方著名的周家和江家聯姻,曾經交換過生辰八字。

      所以,周姿知道。

      “采訪大綱我看完了,周小姐就沒有別的問題要問嗎?聽聞周小姐向來以問題犀利聞名?!苯俺陶f到。

      “您想讓我問什么問題?”周姿直面回擊。

      “比如婚姻,年齡,我喜歡什么樣的女孩?!苯俺逃酶╊娚膽B度說道,也笑,不過那笑,淡泊疏離,拒人千里。

      周姿面對他,“站在主持人的角度,我是替觀眾采訪的,觀眾想知道什么,我會問什么?!?

      江景程又是輕笑,“難道周小姐認為我的年齡,我的長相,觀眾會對這些不關心?”

      呵,簡直自信心爆棚啊,以為觀眾全都是花癡。

      周姿也回以禮貌而得體的微笑,“《商界》的觀眾,男性居多,這就是為什么臺長讓我主持的原因?!?

      江景程恍然大悟地“哦”了一聲,“異性相吸,有道理?!?

      “江總,我們的節目是下周三現場直播,到時候還請您務必準時?!?

      “我怕到時候會有事情走不開,到時候周小姐請提醒我!”江景程又說。

      “臺長會提醒您!”周姿收拾了稿子,準備離開。

      并未將自己的聯系方式告訴江景程。

      今天對于江景程的突然出現,周姿覺得特別奇怪。

      他是如何突然出現在豐城的?他的辦公室在哪?省長和市長給他剪彩,向來商業嗅覺靈敏的周姿為何一點兒都不知道?

      不過,這對于神通廣大的江景程來說,要瞞住,本來也不算什么大事。

      周姿并沒有后知后覺的懊悔感,她直覺江景程又要在豐城掀起什么風浪。

      命里主角光環就盛,又加上有錢。

      他極有錢!

      聽到周姿這句話,江景程淡漠地笑,然后,毫不留戀地離開。

      就像五年前那樣——

      周姿回到辦公室,左丹就花癡地在周姿的耳邊說,“哇,江總,好帥啊,還特別有氣質,估計豐城大多數的女人都會被他吸引的哦?!?

      周姿在整理手里的材料,“帥么?沒覺得?!?

      左丹白了周姿一眼,“周姿,可別說你喜歡女人!”

      左丹假意很害怕地抱了抱自己的手臂,往后面退去。

      周姿只是迎合地笑了笑。

      “新能源的曾晉追你,你不答應?”

      “不答應!”周姿說得斬釘截鐵。

      周姿和左丹是那種典型的職場“塑料姐妹花”,在辦公室里,左丹看著比誰都熱切,但周姿知道,她是典型的扮豬吃老虎,自從周姿接手了《商界》,就把左丹主持的連續幾年都是第一名的《第一娛樂》擠下去了,兩年沒翻過身來。

      左丹心里對自己的敵意,周姿明白。

      人在職場,活得就是一口氣。

      周姿想起剛才簡遠東給她發的微信,她還沒回。

      “簡醫生,孩子是我的,由于未婚,以及萬眾矚目的職業,我沒有公開,之前在網上一直隱瞞您,是因為并不了解您,對不起,要怎樣進行骨髓移植?”周姿措辭良久,刪了又改,改了又看了好多遍,終于發了出去。

      “今天晚上來我別墅,我詳細告訴你!”簡遠東說到。

      周姿猶豫,去他的別墅,她一個人?

      第三章

      那頭,簡遠東又加了一句,“周小姐別誤會,我和我女朋友在家。明天我又要出國,白天醫院里太忙,讓你來我別墅,我也考慮再三?!?

      周姿這才長吁了一口氣,看起來簡遠東也不像一個猥瑣小人,挺有氣質的,謙謙儒雅的君子形象。

      下班后,周姿又把今天的工作內容梳理了一下,雖然是夏天,天黑得晚,但周姿從電視臺出來的時候,天色已近黃昏。

      按照簡遠東給她發送的位置,她打車去了別墅區,可是C棟5號樓她怎么都找不到。

      在路邊來來回回地走著尋找。

      一輛賓利車慢慢地從對面駛了過來,和正低頭皺眉對照手機看別墅號的周姿打了個照面,車速放慢,幾乎和走路差不多的速度。

      “周小姐是來找我的?”一個低沉有磁性的男聲問到。

      周次抬起頭來,看到了從駕駛窗里側出來的男人面孔。

      不是江景程是誰?

      道路兩旁路燈很明,加上江景程的車燈,周姿本能地把手搭在了額上。

      “你住這里?”她走到江景程的車旁,問到。

      “你要去哪?”

      “C棟5號?!敝茏苏f到。

      江景程坐在車里,側過臉來,朝著周姿笑。

      江景程向來喜歡這種不達眼底的笑,看著是笑,可是沒有人知道他在想什么,城府極深,笑只是皮相,和他內心的情感無關。

      “看起來是我自作多情了。一直往前走。路的盡頭就是C棟5號了,估計這個業主是新買的這棟別墅。暴發戶?”江景程側眸又笑,對著周姿說。

      周姿想說,暴發戶不暴發戶和你沒關系!

      簡遠東剛從國外回來,別墅是新買的無可厚非,所以位置就是最不受歡迎的路的盡頭,也就是被人挑剩下的差位置。

      周姿受不了江景程這副態度。

      目中無人,咄咄逼人。

      周姿不再搭理江景程,往前走。

      可是走到路的盡頭才發現,這里都用路障堵上了,根本就過不去,就算過去了,那邊肯定也在施工,周姿被一口氣堵著,氣急敗壞地往回趕。

      看到江景程的賓利車還停在那里,江景程正在車里抽煙,瞇著眼睛含著笑,似乎饒有興趣地看著周姿。

      “周小姐回來了?”周姿從他的賓利車身邊過的時候,江景程問到。

      周姿拉著一張臉,根本就沒有說話的欲望。

      果然!

      還有,他都三十歲的人了,還做這種游戲,有意思?

      “我剛才沒說完,是從別墅區走到路的盡頭,沒說走這條路!”江景程看到周姿一張臭臉,似乎挺開心。

      周姿沒說話,進了別墅區,一路走到了路的盡頭,才找到了簡遠東的家。

      簡醫生家里果然有一個女朋友,叫安茜,人長得特別漂亮,很熱情地給周姿倒水,拿水果,她好像是一個自來熟,長著一張微笑臉,一看人就特別活潑跳脫的那種。

      簡遠東坐在沙發上,很正經地對周姿說到,“周小姐,我知道我不該詢問你的私生活。不過我在美國的時候,就看到媒體對周小姐的身世挖了個底兒掉,未婚未育。如果哪天方便的話,帶孩子我看看,我要給她做系統檢查,礙于周小姐的身份,檢查會保密。提前和周小姐說,如果有必要,您可能需要再生一個孩子,您第二個孩子的骨髓會有一部分移植給第一個孩子?!?

      周姿愣怔了好久,良久,她問,“和別的男人生的孩子行不行?”

      簡遠東看了周姿一眼,接著咳嗽了一聲,“你說呢?”

      本來那句話就是周姿僥幸說的,她也知道不可能,人的基因序列不一樣,只有同父同母的孩子,才有可能,同母異父的孩子,不可能!

      周姿很煩躁。

      簡遠東是給她指明了方向,但無異于龍潭虎穴。

      周姿根本不想去闖。

      “試管嬰兒也可以?”周姿又問。

      “只要同父同母。試管嬰兒也可以?!焙嗊h東又說。

      周姿離開簡家別墅的時候,有些魂不守舍。

      回到自己的家的時候,已經九點了,婉婉睡了。

      她去了婉婉的房間看她。

      婉婉是一個好孩子,女孩,大名周婉寧。

      可能因為從小有病的緣故,性子軟軟的,特別體貼人。

      婉婉陪周姿在美國度過了最貧窮最難熬的那段歲月。

      來豐城以前,周姿帶婉婉進行了體檢,才知道婉婉有白血病,周姿特別內疚,可能是懷孕那時候心情特別不好,生活也拮據,知道有婉婉的時候,她都已經懷孕四個月了,那時候,她還茫然地覺得怎么好幾個月都不來例假,肚子有點兒大了?

      她那時候才二十歲,美國的歲月又難捱,常常吃了上頓沒下頓。

      她少不更事。

      第四章

      下周三很快到來。

      應該說,每一次嘉賓采訪,周姿做得功課都很足,避免采訪的時候,突然有陌生的領域會導致自己卡殼,《商界》是一檔現場直播的節目,卡殼了會很難堪。

      反倒是這次,采訪江景程,她并沒有做那么多的功課,很多的過去不想碰觸,只是查了近五年來他的商業軌跡——從江城一路拓展業務,直到大洋彼岸,直到南半球,挺了不起的。

      他從來不隱瞞自己的商業野心。

      周姿今天穿得也挺好看的,一件“風華”牌子的無袖短裙,是國內知品牌贊助,這件修身短裙,顯得周姿青春靚麗,后面微微的卷發如同天上的云彩,她在直播間里等了片刻,江景程便來了,一身鐵灰色的西裝,貼身裁剪,顯得他的身材修長挺拔,快190了。

      簡單地和周姿寒暄了幾句,就開始正式錄播,周姿戴上了耳機。

      沒有如同往常那樣,讓嘉賓先介紹自己,周姿已經一句話帶過:“今天,我們請到的是曾經在江城如雷貫耳,如今又在豐城另辟天地的江景程——江總?!?

      兩個人的談話算得上中規中矩,都是些商業問題,周姿在美國學的是商科,加上自己家里當年也是經商的,商業術語她并不陌生。

      江景程也談了自己的商業藍圖,雖然他說話不顯山露水,可周姿還是聽出來了他的勃勃野心。

      “江總,人一直往前看是沒錯,但會不會偶爾停下來總結一下以前呢?”周姿很禮貌地問。

      周姿這句話,以前從來沒對別的嘉賓說過。

      這是在質疑嘉賓的能力!

      臺長都聽出來周姿話中有話了,他微皺了一下眉頭。

      江景程背靠著后面的椅子,雙手交叉,他的眼睛盯著周姿,“自然,這么多年也反思過?!?

      “在哪個商業決定上?”

      “在我前妻這個問題上!”

      周姿愣住,她怕繼續這個話題會收不了場,游刃有余地輕笑了一下,“江總真是會說笑。您的前妻早就是過去式了吧,您剛才說到做游樂園的設想,是怎么想的?”

      這時候,周姿的耳機里傳出來臺長的聲音,“周姿,沒有多少人關心商業的,他們都想知道江總的私人問題,結婚與否,他的前妻究竟是誰!他好不容易聊起來了,你干嘛給切了?”

      這時候,江景程繼續說,“聽說周小姐這個節目的收視率相當相當高,不知道我的前妻能不能看到,如果能看到,我想問她一個問題?!?

      周姿的臉色已經微變,“什么問題?”

      節目這才到了高潮,剛才談商業的問題,很多女人都是沖著江景程的臉去看的,壓根兒不懂他說的內容。

      現在的話題,涉及到了離婚,涉及到了前妻,大家都非常著急,原來儀表堂堂的江總曾經結過婚,不過好在離婚了,既然離婚了,還離得這么不徹底,還跟他的前妻藕斷絲連,大家都屏息以待,看看江景程要問前妻的問題到底是什么?

      現場大家也都大氣不敢喘一口,空氣中的緊張,周姿能夠感覺得出來。

      電視臺花癡江景程的人,也不在少數。

      只見江景程的身子往周姿身前湊了湊,好像要在周姿耳邊說話,不過他始終和她保持著距離,用觀眾能夠聽到的聲音說到,“我想問問我前妻,離開我這么多年,她——后悔了沒有?”

      周姿沉默片刻,臉上始終都帶著職業的溫柔笑容,“江總剛才也說過,離婚很多年了,如果她后悔了,會來找您的,沒有找,大概是過得很好吧。各自修行,好過在一起彼此折磨?!?

      江景程重復了一下周姿說的“彼此折磨”四個字,“也對!”

      節目終于結束,周姿長吁一口氣,準備送走這尊瘟神。

      在攝像機關了以后,江景程走過周姿的身邊,周姿突然問了一句,“請問江總,有沒有捐精的想法?”




      [ 文章來源:閱讀全部 ]

       

      百人牛牛游戏